第三百七十六章 九重之身(1 / 2)

不世妖孽 叶赫晓光 1613 字 8天前

白道行毫不停顿,接连攻击,不给无障任何喘息的机会,实际自身也是不得喘息,华光尺在空间穿梭,忽长忽短,弯曲回转,变幻莫测,但始终触及不到无障毫发,在天庭修行几百年,如今当着师兄的面却连一个下界的凡人也奈何不得,在他看来是一种耻辱。

按辈白道行理应是妙华的徒孙,原本是蜃龙的弟子,后因蜃龙触犯天条被封印,门下弟子皆被玄灵教除名,贬下凡界,妙华爱惜他有千年一遇的资质,收为亲传弟子,留在天界,悉心传道。

此番下界来到这蛮荒之地,明是寻找机缘为破境做准备,实则是另有安排,本应是水到渠成的事情,却没料到在这出了差错,皆因无障的出现,而眼下他对无障的魂魄已到了志在必得的地步。

白道行突然停了下来,气喘吁吁,呵呵冷笑道:“真是一只踩不死的臭虫啊,能在本座的尺下活这么久,你足可以自豪的死去了。”

无障与婉娇的身影也停了下来,衣衫已完全湿透,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淌,无障冷视白道行,大口大口喘着气道:“我若是一只臭虫,那你连一只臭虫也斗不过,岂不是连臭虫也不如。”

白道行冷哼一声,“不得不承认,你的确很聪明,竟根据我的眼睛来判断,进而躲避我的攻击,不过接下来,我看你如何能够抵挡。”说着便闭上眼睛,化身一道光,进而在无障面前闪出,华光尺光芒耀眼刺向无障。

无障拉着婉娇堪堪避开光芒,哪知那光芒突然弯曲向婉娇卷去,电光火石间,无障向后一拉婉娇,另一只手托太乙元真炉挡在身前。

‘铛……’一声刺耳鸣响,火星激射,圆炉当即碎裂开来,无障浑身一震,口中当即溢出一口血,拉着婉娇重重落地。

“无障!”婉娇便欲扶起无障,却见一道电光从天劈落,婉娇毫不犹豫,闭上眼睛扑到无障身上掩住无障。

就在那道电光劈中婉娇之时,无障伸出一只手瞬间抓住了那道光,‘砰……’地面迅速龟裂开来,劲风四扫,华光尺从光芒中显露出来,无障的周身笼罩着一团黑气,那双手已化为吞地兽的森森巨口,紧紧咬住华光尺,只见华光尺的光芒逐渐侵入黑气之中,吞地兽的头部逐渐开始苍白。

白道行大喝道:“看你能撑得了几时!”华光尺发出嗡鸣声,缓缓下沉,另一只手幻化出一柄巨剑劈落下来。

‘轰……’巨剑在空中顿住,又被吼咬住,火光吞吐,僵持不下,颤抖不已。

白道行冷冷笑道:“吸纳的魂魄可当真不错啊,只可惜你不配拥有!”

气浪滚滚,婉娇附在无障身上感觉无障的整个身体如同绷紧的弓,骨骼咯吱作响,仿佛下一刻便要碎裂,心如刀绞,忽然转过身来,冲着白道行哭求道:“求求你放过他吧,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。”

白道行道:“你认为你现在有资格跟我提条件吗,原本对你还有些恻隐之心,只要你交出权杖,便留你一命做个女仆也算不错,哪知你不识时务,竟对这个凡人有情,嘿嘿,这可是你自寻死路,我便成全你们,做一对苦命鸳鸯吧!”

“莫要求他!”无障已经艰难的站了起来,而且整个身体燃起黑色火焰,身后生出双翼,目光狠狠盯着白道行,“我劝你现在收手,还来得及,否则,我们只有鱼死网破。”

“你是在说笑吗。”话音未落,白道行便看见无障的身体跃出一道身影,扬起黑色魂剑刺来。

白道行大惊失色,双手正较劲,僵持不下,哪有多余的手来抵挡这一剑,更是没想到无障竟有这本事,对抗的同时,又能分化出一个分身来,情急之下,连忙借助华光尺,使自己的身体迅速闪出十丈之外。

无障飞掠到白道行的头顶,双手分别延伸出两柄十几丈长的魂剑,炫出两道黑光呼啸劈落,反倒是不给白道行任何喘息的机会。

白道行飞退中抽出华光尺横在当空,剑尺相撞,劲风狂泄,白道行向后倒退十几丈,双脚在地面上划出一道地沟,方才站稳。

紧接着,无障那身影相似暴走般,再次跃起,双剑挥舞一次次疯狂劈向白道行,使得白道行没有任何还手之余。

而另一边,无障的身影抱起婉娇,看向重岳所在的位置,挥剑杀了过去。

重岳有些发懵,无障怎么突然变成了两人,一边与圣君猛烈搏斗,这边又能带着人向他杀来,这岂不是一心两用,慌忙中挥起长矛来抵挡,“哪里逃!”这句话随喊出,其底气却不足,如同求救般,提醒别人来救。

‘砰……’重岳结实的身躯被轰飞,无障抱着婉娇冲飞而起。

“想跑,没那么容易,法阵启!”徐市、列封两人双手舞动,无障的周围方圆几百丈迅速升起光幕,晴空都跟着暗淡下来,光幕上现出璀璨星光。

无障挥剑劈在光幕上,整个身体一震,又被弹了回来,光幕上只出现波光涟漪。

“任你魂力再强,也难逃这星斗大阵!”列封端坐在星盘之上冷声笑道,手掌一挥便有一颗火红星陨带着火焰从光幕现出,笼罩整个地面,呼啸坠落,压向无障。

无障双手高举,形成黑色光盾,擎住那炙热星陨,‘呼……’又是一颗星陨出现,落了下来,重重砸